高一写人作文:雪碧弟弟

叫不醒的雪碧

白白的脸蛋,迷你的手脚,这就是我那出生仅仅18天的“雪碧弟弟”。

弟弟最大的爱好只有一个字——睡。上午,雪碧弟弟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睡了4个小时,睡得太久了,这可急坏了妈妈,她拎起雪碧的脚丫,使劲抖抖,大声说道:“喂,小朋友,起床了。”雪碧微微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睛,手往头顶一撩,朝我们翻了个白眼,就闭上眼睛继续做他的“白日梦”了。妈妈抱起雪碧,大幅度地摇了几下,希望能把“瞌睡虫”摇走。但是雪碧还是不争气,青蛙腿一踢,眉头一皱,看起来像在对我们发牢骚:“干嘛,还让不让人睡了!”脾气发完了,他额头上的“皱纹”也烟消云散。不到3秒钟,他又进入了“睡神”状态。我看着又好气又好笑,拽着雪碧的手,一边前后摇摆,一边念念有词:“雪碧是招财猫……”雪碧扭了扭身子,那样子就像是一条虫子,接着他又进入了梦乡。

妈妈忍无可忍,伸出右手,往雪碧脚底下一弹,雪碧的脚接连踢了好几下,以为他要醒了,但很快又没有反应了;妈妈又弹了几下,雪碧痛得浓眉紧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手不停地往脸上抓,眼看就要成功了,雪碧却是脖子一伸、脚一蹬,再次进入了梦境。

妈妈又一连弹了好几次,我也在一边用各种手段制造噪音,这才把雪碧叫醒,成功了!睡不着的雪碧

“睡神”雪碧變得真快,不到一个月,他就像变了一个人,现在的他睡觉不能受到打扰,只要听到一点儿声音马上就会醒。

早上,我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进妈妈的卧室,脚尖踮得高高的,背弯得像月牙。尽管我只发出了很轻微的声响,可雪碧就像一个声音自动识别系统一样,还是感受到了这微弱的气息,手往上一甩,表达自己的不满。没过一会儿,他的手往鼻子上一擦,似乎很难受。我跟妈妈用对方都快听不到的声音“咬耳朵”,可雪碧的耳朵就像一块声音磁铁,把我们的声音吸了过去,他的脚不停地踢着,双手不停地在脸上乱擦,好像是对我们打扰他的美梦表示抗议。“哇”,弟弟号啕大哭起来,这哭声整个小区都能听到了!

妈妈好不容易把雪碧哄睡,转身去上厕所,可是马桶发出的冲水声又把雪碧吵醒了。只见他眉头紧锁,满脸涨得通红,小手不停地甩来甩去,脚踢得像在做广播体操,嘴巴微微咧开,感觉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妈妈赶紧拍拍他,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走出房间,就在我出门的一刹那,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哭声……

唉,这个雪碧,可实实在在是个睡觉版“两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