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对你假惺惺的成熟面无表情

年龄并不是成熟的衡量标准,真正的成长是经历。

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初三。那时候我已经不是整日疯癫卖乖肆意任性用自己的情绪用迎合所谓朋友的人。再次写下这句话就是今日,但是直到今日才发觉当初那一夜的感受——做自己真的很好。

我并不认同所谓的成熟是面无表情任何事都能云淡风轻泰然处之,心机城府与成熟划等号未免太过牵强。在我眼中成熟更是对待未来的一种态度。拿经历过什么来夸口,或是用你的伤痛博取别人的同情乃至怜悯,以期能够得到比别人多的东西——如果你把这称之为成熟,我也只能笑笑任你去说,只因我无法改变的想法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对我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如果是我心中能让我把家里的钥匙和自己的后背交给他的朋友,我定然会一脚踹过去给你狠狠一耳光,若你还是不醒,请相信这个曾有过群殴被群殴经验的人所创造的痛觉体验。

那是一种比行乞更为叫人不耻的道德绑架,源自内心对自己的不尊重不珍惜和对那些关心你的人的侮辱和利用。

“是要显示你的存在感或是夸耀你的伤痛是何等令人心疼的话尽可去买一些零嘴小吃然后呼朋唤友去KTV,你来我这里做什么?”今天我的表妹来我家里向我诉说了近乎半个小时的情感创伤后我唯一告诉她的话,然后在她喋喋不休不休的争辩下收起物理卷子打开生物书开始预习下学期的课程。半个小时一点也不夸张,要相信一个自己被爱情打击的女生的倾诉欲望——这是我唯一的感受,当然我默写《十胜十败论》以及《三国志·郭嘉传》便是要用这些时间,因为许久不再写,有些地方已经有些卡壳了。

她说她为了那个给她送了一条十块钱的项链和三杯珍珠奶茶的男同桌抽烟喝酒,去酒吧和情敌脱了外衣撸起袖管打架揪着彼此头发往墙上撞,我看着她衣服前襟上的鼻血只是皱着眉告诉她要清洗,然后打了电话给她妈告诉她她引以为傲的蠢姑娘不仅从班前五滑倒了十二更令人骄傲的战绩是因为对方问候她的爹妈而和对方干了一架。

“你当然可以骂我也可以和我打架,但我劝你如果有时间还是先把你的那个同桌约出来狠狠敲一顿板砖再回家和你妈道歉听她叨叨一阵子。”我帮她解决了衣服上鼻血借了一件自己的针织衫给她,看着黑色的针织衫也没能让她看起来显瘦些我只好在她尴尬略微愤恨的目光里找了一件大号的白色针织衫给她,“这衣服送给你,车钱给你,请你在一个小时内揍完你的同桌以后直接回家,否则下次我会告诉你妈一件令她那么多除皱霜都白用了的事情。不送。”

我承认我对这个姑娘确实不待见,并没有因她的专横跋扈从小娇生惯养就迁就她的恶习,也不会告诉她你该多运动少吃零食女生不该打架,也不会因为她有时候就像曾经的我一样迎合别人委屈自己还要装的满心欢喜就对她多一些喜爱,相反,那是更让我厌恶的东西。我虽然也曾如此但却也有我的底线,而她则是好坏不分为了迎合所谓的漂亮新朋友连和她曾经那么交好的闺蜜都能拳脚相向侮辱欺凌,对于一向安静胆小什么都没做过的同学嘲笑欺负,我曾用我当时最为严厉不带粗口的话痛骂过她,可她依旧不该恶习。那是我在爱上奉孝并努力模仿他后第一次骂人。

时到今日我已明白很多东西对于很多人说不说都是一样反倒坏了自己的心情,但对于很多人来说确实不得不说——比如那些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而对于那些情到深处的人,他们需要有人安慰,需要有人告诉他们一切都会过去,而能够在伤感之后努力奋斗想要成为变得美好的人,才是真正成熟的人,才是你可以试着去把自己家钥匙交给她的人。

我到如今也没有许多朋友,或许是我性格的缺陷,或许我自认有奉孝就不需要别人所以不肯再去交朋友,也或许我的身边到目前为止并没有那么多如我所说真真懂得成熟变得成熟的人,但于我来说,除了奉孝之外,我已经拥有一个成熟的朋友是一件幸事。我们之间的话很少,甚至有些时候说着说着会突然沉默下来,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于彼此的那一份情谊,也不会因为长时间未曾联系就会觉得对方是如此陌生连交谈都变的局促。在我看来朋友之间谈着谈着沉默下去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他们不需要你用很多话去维持这份关系,即便是无话可说也是好的,那至少说明你想什么她能明白一二————是的,不要全部,一二即可,太了解就会有牵绊,十分之一已经足够。

高一:oum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