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写景作文:红之美

我来到了小区门口,一眼看去全是那片片红叶:枫树上的叶子生长了出来,它已经从“光杆司令”变成了“红色将军”。那刚从枫树树枝上抽出的枫叶变得火红火红的,好似一团永远熄灭不了的火。不论从树枝还是到树干都是那么火红。小区门口不仅有火红的枫树,小区里面还有一种说不出名的矮树,那种树十分的有趣,老叶子是墨绿色的,而且十分的坚硬,上面还会有排列整齐的小刺,好像是全副武装准备战斗的军人。而它的新叶子则是如枫叶般火红色的,而且十分的软,摸上去滑滑的,两侧小刺还没有长好,所以即使碰到了也无所谓的。

我看到这红红的景象,就不禁想到星期五我所看到的事情。

星期五那天我如往常一样慢慢悠悠地走在放学路上就在快到家的那个十字路口,我猛地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他头戴一顶十分老土的深蓝色毛线帽子,上面布满了黑黑的脏点,身穿一套十分破旧的红外套,头发也是毫无规律的披散下来,乱七八糟的,脸上是脏脏的,好像几年没洗脸似的,牙齿也是正宗的暴牙,手里还紧握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的纸,他大概35岁左右。之后他把那破旧红外套的一个袖子往上弄了弄,好像里面有个手表。他指着他胳膊上手表询问着路边的路人:“今天是几号?”他说话十分得含糊,音读的也很不对,但是仔细听就能听懂。他就这样一连问了三、四个人。那些人的回答全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不知道。”并且他们都十分自觉地离那个人远了不少。就当他问到一个文质彬彬、恬静的大姐姐的时候,她十分热情地告诉了他,说:“今天是29号。”然后那个男人知道日期之后,点了点头,接着问了大姐姐几个问题,这次问的问题比上个问题模糊多了,我根本没听懂,可是那个大姐姐却接着耐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直到她听不懂那个人说话为止。

这个举动真的应该使我们深深地反省自己,难道我们都是势利眼吗?其实有的人是势利眼,看到谁势力大就对谁尊敬,看到谁毫无势力,毫无金钱,毫无权利就摆出另一种样子,而有的人就是那种能看得到一切的人,他能看清这个人到底是想好还是不想好,想好的人就应该去帮助,而不想好的人即使你帮助了也对他没有用处。

而那个大姐姐的热心深深地感染了我,她对于陌生人的热情,她对于需要帮助的人的帮助,我都看到了心里,她的心可是说是红色的,她是一个有心的人,所以,每当我看到那片片红景时,都会思考,人的心真的是红色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