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兮(伍)

二十一

转眼三日,长孙氏的灵也该守完了。可却迟迟不见李承的影子。我猜李佑应该也结束了守灵,毕竟长孙氏也是他的母妃,直觉告诉我李佑他应该会在长安多待几日,况且他不可能不去看九月重阳,为什么?重阳节美女多呢……他又是那么一个害怕寂寞的人,淮南再好,也却不胜长安来的繁华。我等见完李承再去找他也不迟……

随着守灵的结束,长安城内又恢复了一片祥和安宁,张灯结彩,夜夜笙箫……原来在这世上,多一人少一人其实都并无太大差别……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故事,过去的就是过去了,谁还会紧紧抓住过去不放,牢牢追忆呢?

九月,重阳大典也按例召开了。又是一场弄虚作假,献媚、陪笑……可杨梅却天天吵着要我去参加重阳大典,拗不过她,我报了名。女子无才便是德,不知道我哪来的自信-——我报了“京城之花”。以我的姿色,是不可能拿第一的,但是以我的地位,第一又非我莫属。所以我倒是想去街上走动走动,丝毫不必担心……据说重阳大典上会有好多达官贵人以及皇子来看,那么……说不定也就会碰上李佑呢……况且他那样的一个人……“京城之花”对他来说是必看的项目吧……嘿嘿……

可以见到他……真好……

不出所料,京城之花的赛场上云集了中原各色美女,胭脂粉黛。她们个个都比我貌美,比我有气质,比我有礼节,……从外貌上来说,我一无是处,就连榜上有名都是难事,但是,按地位来说,也只有我,才担当得起第一的位置。面对这比赛,我决定不施一粉一黛,但也一定稳胜!

站在高台上,任台下的麽麽对台上各家小姐评头道足,再转脸谄媚地回报给徐贵妃……徐贵妃的那个位置原来一直可是长孙氏坐的啊……现在再也没有一个会对我笑、对我好的人坐在那里了……我紧张时、不知所云时、无聊乱瞟时,都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人,微笑着回应我了……我不免伤感了起来……可是想到那日……昔人已去,我既后悔又怨恨……

“赐座!”台下的麽麽安排。

“花枝招展”们都坐了下来,我坐在第一排,方才喊话的麽麽派人给我送来了杯热茶。我看向徐贵妃,猜测是她特地安排的……她也看着我,点了下头,我们就算是见过了,第一的位置,暗暗定格。

现在也不知道长安城内是如何造谣我的,但是看来应该不错,连徐贵妃都对我敬了三分,可是……又有谁知道我是前朝遗孤呢?知道的话,我的生活又该会是怎样?要是再知道,我差点气死老不死的长孙氏,又会怎样呢?

呵呵……

瞥向远处人群……一个熟悉的身影……李佑!……我果真看见了李佑……他静坐在皇子席上,不在前排,很靠后,但我却还是看见了他……多日不见,他消瘦了不少……处在众多皇子之间,他不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褪下了锦服华裳,换上了粗袖,身上也再无任何一对艳丽的对比色,但是他依旧邪魅好看……眉宇间倒还多了几份稳重和成熟……纵使茫茫人海、穿越时空我也依旧能一眼就看到他,只一眼,第一眼……

他也看见了我,眼中的神色我辨认不清,相隔实在太远……但我

回复举报|304楼2015-01-3109:1434e0e997afe4b88de5a682e79a84e4b896e7958c闯不如的世界云开水媚10

却知道他确确实实在认真凝视着我……我们对视……良久,他潇洒地举起茶杯,高过头顶,停住,再放下,一饮而尽!豪放地以茶代酒……我明白,这是习武之人不拘小节的举动,也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学着他,也饮茶杯中的茶,仰头,豪放地喝完,只剩下一个见底的空杯……我把空瓷杯甩给身旁陌生的宫女,再转过头来,却又是一副从深闺走出来的标志模样……

李佑,你所想,我都懂,我所想,你又可懂?

我看到他笑了……阳光下格外耀眼,转瞬间,他依旧那个花里胡哨、天不怕地不怕却还得步步惊心的五皇子,一点没变……王柳萱,仅仅几日不见,能有多大变化啊……嘿嘿……也许这就是“三日不见当另眼相看”吧……

他在看我……很微妙……很好,真的很好……就好像是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而只有我们能懂,别人不懂一样。这就是……心照不宣吧……也许……

我轻笑,目光终于瞥向别处。

人群中,耀眼的绝不止李佑一人,还有李佑斜前方的李承,李承一席金黄,清冷华贵地坐在太子座上,他身上的蟒袍雍容华贵、金碧辉煌、璀璨耀眼,精美到无法形容,可他清冷的表情却是整个耀眼的蟒袍都黯然失色。任百种风流,万般富贵,在他眼里,都是过眼云烟,也是黄土一杯……红尘俗世不如他眼……我自惭形秽……心脏也莫名地漏跳了一拍……李承眼底有着深深的伤痛,他脸色苍白,有些虚弱,却强颜欢笑,来参加重阳大典,陪皇帝取乐欢笑……我自动为他开脱,他不来找我也是有理由的……他是不是病了……脸色那么苍白……

我忽然很心疼……怎么……心疼他吗?……

回过神来,我再次看向人群正中央,那个逝父的仇人一定就在那里,人里人外,处在人潮最中心的永远都会是他,那么大气天成……天成?!哼,是先天还是后天的蛮横,我万分清楚。那个人,也就是我皇伯,也就是那个跟我有着逝父之仇的人,但是同样又是那个人,他与我又有种浓厚的血缘,这样尴尬的关系……算了,不值得,我手无寸铁,又奈他何?还不只是小小的棋子?只见那人此时正慵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锦衣华缎,威震四方。年有暮色,却依旧精神……可是……这个位置原本应当是我父亲的……想到这里,我又不屑地把眼睛瞟向别处,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台上台下的各家小姐们个个花枝招展,一时忘了女贞,一个劲儿的往皇家的席位上偷偷瞟去,渴望攀上任何一个高枝,还渴望被任何一个高枝看上……看着看着,又一个个低了头红了脸。

哼,席上的那几个可真是耀眼……

她们瞥向李佑的眼神和媚态使我十分不爽,最不想看见这一幕了。那些个妙龄小姐可真是作……看得我都有点想爆粗了……

可李佑呢,正怡然自得,优哉游哉地摇着自己的扇子,很是享受这周遭的一切……

哼,你们这些人,处在光环的最中央,逍遥的享受着别人赐来的欣赏和惊艳,而我呢?我这种人,这种在光环外的小人物,哼,也只能在心中暗恨,也只能把惊艳送给他们,然后再把悲伤留给自己……

越想越生气……可是……其实也不怪他们……李佑和李承的长相拜父母所赐,生下也就注定了享不尽的荣华与富贵……而至于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们……哎……我自己又何尝不属于她们呢?自己看到李佑和李承不也会不经意地漏跳一拍血液吗……

哎……这就正是我的纠结之处……

“郡主……开始贴榜了……”

“好。”我回应身旁徐贵妃派来的宫女。

可是记忆深处,又有什么东西满上心扉……

“爸爸,看!开始贴榜了~”

“嗯。发挥得怎么样?”

“感觉还行。”

“请大家安静查看名词的公布!”

“诶?嘿嘿~爸爸,看!名次公布了!”

“……”

“连名字都看不到###”

“……”

虽然那个老头并不是我的生父,可他……对我也挺好的其实……可惜当时年少,只知道顶撞他,叛逆……我其实还挺怀念他的……我很……感谢他……

“哇!郡主夺得头筹诶!”

“哪个郡主?王柳萱?”

“好啊。才子配佳人,淮南王……”

“不是说她跟太子吗?一直住在太子后府呢……”

“不会吧……”

“王柳萱是谁?!就凭她的姿色?!啧啧啧。”

“瞎说什么?!人家可是郡主,是你一辈子都比不过的!”

“你说什么?!”

“我说的明明是事实啊!!!”

……

榜前一片唏嘘不已……

我不理会,也没走近,她们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我夺魁了……也在料想之中。

可我也却很难过,很凌乱,触景生情,唯有泪千行……这却是情理之外的。

如果没有人告诉我我真正的身份,那么,我即使因为别人舍给的郡主之位自卑一点又如何,至少我还是单纯的自己。而现在呢?怀揣着深深的怨恨的我,却总是想着“如果”,却总想得到更多……

也许我不知道自己姓李,会更敢爱敢狠吧?!也更敢于放开吧?!李佑……李承……

二十二

我决定还是一人回我的王府吧。于是我迈开步子,缓缓走入了茫茫人海……请把我淹没在人潮涌动之中吧……这样我就仿佛在万千芸芸众生里了,什么荣华富贵,什么王权富贵?我只想跟爱的人在一起……没有大红大紫,也没有那么多情愁和放不下……多好,多简单……“殿下,如您所愿,王柳萱夺魁。这是红榜……”

“好!我这就去请示父皇,三日后大婚!”

“太子殿下可真的想好了?您若娶了那王柳萱,可就得立召一生一世只她一人了……”

“那就立召!一生一世只她一人又如何?”

“您是天子……这样可不太好……会苦了殿下的……殿下从小就拥有那么多人来服侍……”

“那又如何?!既然喜欢了,本宫又能耐她何……”

金袍少年自言自语地渐渐走远……良久,方才的老太监才敢小声嘀咕:“怎么也想不到太子竟会真喜欢上她,无貌无才的,长孙氏也看上了这个什么王柳萱……哎……这都什么眼光啊?!罢了……太子从小就由皇室摆布,难得真正喜欢上个什么人……祝他们幸福罢……哎……”

然而在茫茫人海的另一头,还有一主一仆在小声计划……

“杨梅你过来……”轻佻的声音里还带着蛊惑。

“是,王爷。”

“今晚把小娘子给我绑到淮南王府来……”

“可是王爷……太子那边……”

“什么太子?!你到底是谁的人?!”

“您的……”

“这就对了,只管绑!她重阳节太惹眼了……”

“是……”姑娘绝美的嗓音里有了不情愿。

“我这就去跟父皇说去……他不同意也不行!本王还未怎么求过他,看在本王早逝的母妃田氏的面子上他也得同意……就算他实在不同意,我就带着小娘子跑!他要是来追,我就用多年赞了的三千禁军炸了他的大长安!嘿嘿嘿……”

“王爷英明……”

“事成之后,本王犒劳你啊~杨梅想怎样呢……”那少年离佳人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亲上。

“王爷又不正经了……”那佳人痴痴地低笑。

“哈哈哈哈……”

随着素服少年的走远,杨梅心里却泛起了波澜……

“王爷……对不起……是杨梅太自私了……虽然我也很喜欢郡主……但是我还是不允许你们在一起……对不起了……”

于是———大明宫九九重阳晚会上,大乱。

有三件惹人非议的闲事在那天发生了。

第一件,京城之花王柳萱失踪,没去参加晚会;

第二件,皇上被太子、淮南王二人围困飞霜殿;

第三件,新主登基,不费一兵一卒。新主既不是太子,也不是五子淮南王。

也许这件事,只能由我来解释了:

那天我参加完重阳大典就匆匆走了,我确实回了自己的王府,但是等我到了王府后,却听闻李佑李承大闹皇帝寝宫飞霜殿,还是因为我。我暗喜……却纠结着如何去面对,我又该如何表现……磨蹭之间,我还是踏入了大明宫……飞霜殿内,李佑一把把我拉入他怀内,还叫来杨梅,质问她为什么没送我去淮南王府,杨梅有小心思,想霸占李佑,却开脱说没找到。一旁的李承得知杨梅是埋伏在自己身边的,不愿意了,气冲冲的,说李佑心计重,却不好好习武书画,有失言面,上不了大堂,所以请求将我赐婚给他自己。李佑又说我俩早已情投意合眉来眼去,无论如何也应该跟他在一起。李承清秀的脸上泛起了生气的红晕……吵吵嚷嚷之间,李世民十分无奈,忍而再忍,最后生气地怒吼,然后大殿内外一片鸦雀无声,龙颜震怒……李世民愠怒地看向我,问:“王柳萱,好个名门闺秀!让我的两个儿子如此这般的失礼!连长孙也自小惯着你……你虽是个小女子,但是……但是你选吧,看在长孙与我多年的夫妻情,你来选吧!朕都答应。”李世民实在被烦得不行,火冒三丈。

堂堂皇帝竟让我来选择?这是史前例的!

“哼。”我不屑,新仇旧恨……怨恨、叛逆一齐满上心扉,面对这个杀了我父皇而且夺去我一切的人,我心起戏谑。

“伯叔?您刚才可是答应我的选择呢?一言九鼎?”

“伯叔?你……你你……知道了!”李世民惊异,骨子里带着的懦弱,慢慢浮现了出来。“对啊~伯叔可是一言九鼎、君无戏言?”我继续诱导。“一言九鼎!当然……”李世民显然陷入震惊和忙乱,面对良心多年的不安,他迷迷糊糊地就应答了。

“好!”我轻笑,“君无戏言!那……我不要李佑,也不要李承!”

“什么?!”父子三人震惊。

我却粲然一笑,得到了强烈的满足。

“柳萱你别闹……”李承悲伤地喘息着。

我感觉李佑抱我的手也渐渐松懈,他一言不发,抽走了温暖,徒留我在一片寒冷的尴尬之中……‘没人能陪伴你一生,男人尤其不可靠’我想起了养父王元宝的教导。

气氛冰冷到了极点。我得意地笑着,笑我自己的不识大体,笑李世民的愚钝,也笑李佑松开的手臂……目光里的李世民,一脸惊异,明显收到了惊吓。我就越发得意了,逝父之仇、憋屈之恨……李世民……你,等着……

“皇叔,我要的,你明白,我要的,是大唐河山!”我谆谆诱导。

“哈哈哈哈哈哈哈!”疯狂的声音,忽然入耳,倒是吓了我一跳,“好好好!不愧是建成的女儿!”

我倒是没料想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也是疯了……

“柳萱?王柳萱?李柳萱!哈哈哈哈!”

“你想要我的王位!我当然得给!”

“与其给了这两个蠢蠢欲动、贪恋女色的儿子,倒还不如还了你!”

“李佑李承都只会暗中谋划如何将我杀死,倒真还不如这一个小女子敢爱敢恨、光明磊落!”

“王柳萱!你可真像建成啊,尤其是这眼睛,这么令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哈哈哈!李建成,二十年前欠下的,我们一起来还吧!我陪你还!一起吧!”

“我把这江山,当作聘礼,送给柳萱!哈哈哈哈哈!送给……她……”他渐渐平静,如死一般地沉寂。

“什么?”我完全没料想到。大哥了!!!你还真给啊啊啊?!这可是江山啊啊?!我的表情此刻一定十分狰狞。

“朕说……不对,我说……让!来人!来人!废太子李承,皇帝李世民退位,王柳萱……李柳萱择吉日登基!李柳萱……李建成之女李柳萱!李柳萱回来了!回来了……来要她的一切了!!!那二十年前欠下的债!!!她什么也不知道!!!哈哈哈!!!”

我完全不知所措,……李佑也确确实实松开了双手……

“来人!快去立召!怎么两个人都没有?!!!!”李世民放肆地大喊,摇摇晃晃。

“父皇……”李承沙哑地说。

“闭嘴!”李世民火冒三丈。

李佑一直安安静静站在我身后,一言不发,估计是被吓傻了吧……呵呵呵呵……你还会喜欢这样的我才怪呢……

“谢上皇!”我撇嘴,到想看看那李世民还能演多久,看他怎么下台!

“你还肯封我个「上皇」,哼……这江山,若是让我这个两个儿子得去,不知道我是不是连个「上皇」都没有呢?你……你……回来了……李佑、李承你们两个没用的……为了个女人……为了个女人就能将你们的亲父围困在寝殿……是不是有一天,你们还会亲手弑杀亲父,夺取江山……没用的东西!烟花易冷,江山易改……这江山,作聘礼,作歉礼,作贺礼……一并还给你……还给你李柳萱!!!你拿去,你理应拿去!建成的……你全拿去!建成……拿去……拿去……我……还你了……”

李世民应声倒地。眼神空洞,驾崩。

我,李柳萱,在意外之中,却成了这如花江山的新主!万人之上……为什么看到此刻,看到这一幕,我却在深深地自责和难过?……

一年级: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