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议论文:不幸之幸

人都曾经历不幸,区别在于如何对待不幸。在不幸中沉默使人灭亡,在不幸中爆发才能铸就更好的人生。

未尝过破茧之痛的蝴蝶终究不能振翅,未经历过风浪的航船总是难以远行。有些人生来便是温室里娇弱的花,被放在玻璃罩子里,避开了世间的所有磨难。但在这样的保护下成长的人,一旦失去了这种保护,就受不得一点儿伤害。人的成长是必然要经历磨难的,倘若靠外力强行省略了他的磨难,只会将他蹉跎成一个易碎的摆件罢了。

梵高的一生,名利皆空,情爱亦无,贫病交加,无人赏识。面对如此恶劣的生活境遇,他却仍把全部心血和热情倾注在自己的作品上。即使那些布尔乔亚的艺术鉴赏家们弃他的画如敝履,他却依然疯狂的作画。颜料调和着他的血,画布就是他的绷带。即使身处如此巨大的不幸,他仍像夸父追日一样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借用古希腊智者的一句话:他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永远是一团火焰。

奥斯特洛夫斯基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从小家境贫寒的他11岁开始做童工,15岁上战场,16岁身受重伤,23岁双目失明,25岁身体瘫痪。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幸将他的人生划得千疮百孔,他却从未因此放弃。即使瘫痪在床,他也用尽全身的力气与命运搏斗,所有他经历的不幸,都将是他战斗时的利刃。最后这位一笔代枪的战士完成这篇指引了无数青少年人生的巨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痛苦是人类进步最好的驱动器。王小波曾经说: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倘若一个人失去了痛苦,也就相当于放弃了人生。正如雨果所说:痛苦能够孕育灵魂和精神的力量,灾难是傲骨的乳娘,祸患则是人杰的乳汁。

方仲永少年成诗,成年后却泯然众人;骆宾王少年成诗,成年后流传千古;蒲松龄屡试不中,却能大器晚成著书传世;孔乙己屡试不中,到最后只能沦为世人茶余饭后的笑谈。这世上有骆宾王蒲松龄,就必定有方仲永孔乙己。只有为未来的不幸做足了准备,才能成为骆宾王,只有对现在的不幸淡然视之,才会成为蒲松龄。

痛苦,灾难,祸患,不幸都是上天送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帆风顺的人生未必精彩,贫瘠的土地上也能开出绚烂的人生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