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状物作文:谷子

秋来了,秋深了,快到中秋的时候,你才能看到它饱满身孕。你看它黄澄澄的谷穗儿,你看它弯腰曲胯的可人样,你看它绿叶上的金黄,你看它微小粒米结成的秋实,在微风里摇呀摇,带着刷刷的声响,在它的叶儿全都变黄的时候,就可以收割了。

仔细瞧,它的米粒是那样的小,小得你几乎拿不住,即使捏到手心儿里盯着瞧,还是觉得它小,小得你可以把它不屑一顾。然而就是它,这粒貌不惊人的小种子,在接受大地的哺育后,由最初的纤纤幼苗,迅速的拔高着,长出了自己的叶儿,吐出了自己的穗儿,几十倍上百倍的孕育膨胀着籽粒。历经春夏,吸纳日月精华,享受雨露滋润,在深秋的时候,它成熟了。披着金黄舞蹈,弯腰谦逊亮相,它在接受主人的检阅,它在诉说成长的经历,它在向人们展示,在贫瘠土地上生长的顽强生命力。经历神农氏的教化,不知经历了多少年代的筛选,老百姓最终认定了这种适应北方耕种的农作物。

北方人管它叫小米,小粒金黄,倒也名副其实。就是这种作物,在郭兰英一曲“黄澄澄的谷穗儿好似像狼尾巴”的歌声中,把谷子的名气唱遍了中华大地。是的,小米的确在建立新中国的艰苦岁月里立过功。在抗击日寇黄河怒吼的年代,在推翻蒋家王朝解放战争的硝烟里,谷子在边区人民大生产的号子声中,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奋进呼喊中顽强生长,它是边区军民必需的口粮。它更以“小米加步枪”的传奇,养育了英雄千百万而名震中华,在建立共和国的曙光里,升华着谷子的金黄色彩。

人们都说小米饭养人,在它生长的黄土高坡,在它生长的陕晋土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片土地历史上曾出现过像杨贵妃、貂蝉这样的美女,天下四大美女独占半边,传说其中就有小米饭养人的功效。晋冀陕的黄土高原平川沟壑,到处都能见到谷穗儿的身影。如果说小米饭养育出美女不假,那么它同样造就了像李自成这样的农民大英雄,他吃着小米饭,振臂修兵,喊出了“迎闯王不纳粮”的口号,硬是把农民起义军的旗帜插上了紫禁城头。

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谷子在人们的期待里生长,就在这黄河岸边,就在这太行山脉,就在这秦腔之地,青黄不接的时候,小米面不知救活了多少嗷嗷待哺的儿郎。谷子,功不可没,小米,灿烂辉煌。

现在,人们的生活好了,小米变成了粗粮。但是人们没有忘记它的营养价值,小米粥成了人们的宠爱,登上了高档饭店的大雅之堂。现在北方“坐月子”的女人还是离不开小米粥的营养。人们变着法的吃着,就拿我们这个地方来说,小米山药粥是人们百吃不厌的农家饭,炸上豆腐辣椒的汤汁,那叫吃得滋润,那叫吃得开心。尤其是新米下来的时候,人们总要尝一尝新谷的清香。

谷子历来是低产作物,现在好了,这种传统已经被打破,产地的农技科学家经过多年的改良实践,已经成功地把它培植成高产作物了。现在的谷子亩产已经超过千斤,原来二百斤左右的产量已经成为了历史。更为可喜的是,谷子的栽培种植技术已经漂洋过海,传入了饱受缺粮之苦的非洲大地,正在为人类的生存发展演绎新的神奇。

秋天是金色的,谷子是金色的,我爱金秋,我爱谷穗儿的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