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救世主

雨下了一天,心绪低落,打开空间想散散心,可却都是些悲伤的让人心碎的文字。有时我常想,每个人都是犯了错而被贬下界的天使或者恶魔,一生的磨砺是为了赎罪,直到救世主出现的那一天,可是谁又是谁的救世主?
每一天,都是一个思绪的轮回,白驹过隙,我都数不清被轮了多少个来回。如窗外又一次落英缤纷,也终究换不回昔日赏花人的心扉。人生弹指一瞬间,风花雪月几清闲,可我们通常是在轮回中进一步堕落,推动着事物的发展,纵使有人不愿,也被庞大的人流携卷着走了。就这样来去匆匆,连片云彩都没带走。
半空中浮着一圈圈黑色的丝线,一直连到了山的另一边。雨轰然落下,缀连着的雨链,将天地划分成无数个独立而又互依的小空间。我站在雨里,一动不动,任凭雨滴,与我在这红尘里重逢,似乎是想要洗去一层层厚重的妆痕,因为人生很多时候像一场化妆舞会,撕去一层面具,又剩下一层虚伪。我不否认我的复杂,但我真的排斥这种累人的行为。雨忽的停了,吝啬的说走就走。我还是必须带好面具,好更好的融入这个社会。
如天边弥留的最后一朵乌云,地平线上浮现出一个斑驳的车影。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摇摇晃晃的朝我走来,上车,落座。抚着椅背,一句:“好久不见。”已是末班车。车上就我和司机两人,沉闷的空气似乎扼住了人的喉咙,寂静无声。我望向窗外的风景,一切犹如逝去的人生,回眸见之很近,触之却很远。最终掩盖在地平线下,沉淀在记忆中,化作一滩细沙,风过,了然无痕。
人总是两面的,像电影中的朝霞夕阳。其实都是在早上,主角顺着走时是真正的旭日东升,倒着走再胶卷逆放,便成了落日西沉。如少年生机勃勃的青春。有时我也有这虚假的伤感,无病呻吟。在人生这部剧中,或许我清楚是虚假,又或许我身在局中,蒙在鼓里。总之一句话,做好自己,虽然有时也许并不愿意。
嘎啦一声,车到站了,我无意识的下了车。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靠,怎么就到了终点站了,我家明明在起点附近,就像我一少年,被瞬间扯成老人了。看着荒无人烟的路面,只有路灯昏黄的影子。我只好徒步行走,开始追回青葱岁月的旅程。
其实在我跑了几里后,路上已有车了,可把路程当做青春的话,我现在打车,岂不是花钱买回的青春?是以,我坚持走完剩下的路。可后来,终于,我跑到了分思秒想的起点站。我却傻眼了,因为我根本就搭错了线路。
无语问苍天,谁是谁的救世主,我已不再考虑,因为就算有,救世主也是个顽皮的小孩,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人也只能靠自己,走完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路。
后记:每次我都不想伤感,可这时候一到便抑制不住,分班了,又是一次别离,人生的月台上总是习惯了上演这类的戏,尽管已不新鲜,我依旧看的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