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议论文:人生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

我常不断在人潮涌动里毫无精神状态地被迫推动,恍惚着以第三人称看这世界就像片奇装异服沙子堆就的海滩。我也不过是其中一粒沙砾而已。它们互相摩擦,彼此错过。有时我也在想,人怎么像蚂蚁一样,整天庸庸碌碌的。拥挤的人潮和嘈杂的人声让我心里焦躁不安。我不喜欢家外面的日子。

可人这一辈子啊,就像候鸟一样,在周而复始的旅行中总期盼着自由。

我讨厌与人打交道。于是尽一切可能避免和别人接触及建立关系的机会,这于是又避免了我和这个世界建立联系和纽带,代表着我能够活着但又不确实存在。总是像个世界与人之外存活的第三者那样。有着与人们一样庸俗平凡的所有特质但精神意识与世间一切若即若离,虚无缥缈。人们是不会接受除他们之外的任何东西的。所以我的内心也永远不会被接纳。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可能青春期总会视世界为劲敌,觉得长大就是不断妥协或同化的过程,而“成年人"就是青春期衰败被现实压跪下的人。我总是非常执拗。可如果愿意接纳多角度看事物,而不是固执地只看自己想看的那一面,会不会其实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我试了试,活着都轻松多了。虽然我从心所欲,依旧过得像没有明天。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见识了思考了一些东西也是值得我活了这一次。可能我人生依然不如波德莱尔一行诗,但我觉得,为什么苦味就不能算是一种美。是悲伤,才会深刻。悲伤到一个度,你会沉溺于享受这种感官极致而敏感的刺激的。你会的。淡然的悲伤让世界蒙上一层朦胧的雾。在这样的眼睛里看世界,尽管情绪会支配你,也会起到美化作用。但是极度悲伤就是痛苦会来不及观察思考一切,只顾哭泣与寻求解脱了,但这种悲伤会像毒瘾一样,因为痛苦到了极点,会有濒临死亡的错觉,这让人感觉诡异得轻松快乐,就像绝症病人濒死前那样解脱的愉悦感。悲伤和敏锐的情感触觉让人活得像波德莱尔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