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利国家何须以生死

留美女大学生张栋的事迹使不少人疑惑不解:一个好端端的正宗“海归”怎么就每天捡起垃圾来了?毁谤者这有之,溢美者有之,一时之间众说纷纭,而我觉得,她这种以亲历亲为来回报社会的行为,或许微不足道,却着实值得敬佩。
苟利国家,何须以生死?
古来中国人就潜移默化敬仰折服于三个词:死节、死得其所、殉道者。于是人们会为屈原泣涕,却不会为獾郎(编者注:王安石小名)扼腕;会为谭嗣同饮恨,却不会为饮冰室主人揪心;会为王国维仰天长叹,却总把胡适的旧事翻出来奚落。其实英雄造不了时势,然而时势却足以造就英雄,皆同此理。我们需要的不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全民总动员——为了英雄不再在沉默中爆发并毁灭。那么,身边触手可及的“小事”,便显得尤为重要了。
温总理曾说:“再大的困难除以十三亿,也就很微不足道了。”同样,再小的回报社会与贡献乘以十三亿,社会的改变也就不容小觑了。如若这能在第三维上延续,那么世界终将会成为《圣经》中许诺的恩许之地。
留美大学生张栋的举动虽然不能从根本上美化故土,更枉论带动繁荣经济,但这对他自己是一次心灵的净化与升华,更能以此感动更多的人,不再轻视点滴贡献,甚至处处认识到人的价值。正如一位老清洁工所言,“叶利钦在收拾俄罗斯,而我在收拾克里姆林宫。”——苟利国家,则无大小。
一部恢弘的大戏不能缺少群众演员,正如社会也离不开小而温暖人心的事迹。面对国家社会的利益,我们不因祸福避趋之是理所当然的,却不必动则惊天泣地,须知当你认真地去做身边的小事,那是在完成属于全人类的宏伟蓝图。此善大矣!
当你在募捐箱中投下一枚硬币,你便是在帮受灾地区一解燃眉之急;当你胸前挂上志愿者的胸卡,你便是对国家的支援。
请勿轻看身边小事,苟利国家,当须尽心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