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议论文:也是心灵的约定

中国古代,多少志士仁人为了国家民族,为了建功立业而不惜牺牲一切。他们实践了自己与心灵的约定,成了光耀千秋的英雄。

鉴湖女侠秋瑾,侠肝义胆,不让须眉。她目睹了民族危机的深重和清政府的腐败,为寻找救国之道,东渡日本;后来却被清政府送上了断头台。秋瑾为救国而死,她的芳名也得以流传至今。

文天祥也一样,领兵抗元,兵败被俘。“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千古名句唱出了文天祥的以死明志,舍生而取义的决心,唱出了他的“一片丹心”。他那崇高的气节影响了多少文人的心灵选择,感召了后代无数志士为正义事业而献身。

辛弃疾却恰恰相反,他报国无门,壮志难酬,还不断遭受排斥和诬陷,心中的抑郁和愤慨无处抒发,仍然忍辱负重,卑贱地活着。和陈同甫书信往来,跟陈同甫唱和,写出《为陈同甫赋壮词》,鼓励他“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自己“鬓微霜,又何妨”,即使满头白发,也在所不惜。辛弃疾不仅为后代留下堪与苏轼媲美的豪放词作,还陈述心灵愿望,鼓励朋友。美哉!壮哉!

历史中的司马迁,才是真正的汉子,上天总喜欢和他开玩笑,“苦其心志”,折辱其人。但他没有英勇地死去,却卑贱地活下来,司马迁要完成父亲的遗愿,写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是什么使司马迁忍辱负重?是心灵的约定,他正是仰仗这份约定,才有强大的动力,才完成了著述历史的崇高事业,才让他永远住进了人们的心里。

也许就是这样,无数的志士仁人,心里都有一个约定,为国家、为民族、为大局而不惜一切,他们或者英勇捐躯,或者卑贱活着,但他们都高尚纯粹,这就是心灵的约定。

苏轼、欧阳修被贬之后随遇而安,活出了诗和远方,让中国的文学道走得更远;洪承畴、钱谦益卖身变节,只能作为反面教材遗臭万年。不是所有的约定都是心灵的,高尚纯粹的人才能永远存活在人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