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叙事作文:平凡生活,别具温情

进入九月,生活开始变得简单而仓促。

背起书包,家人就像“复读机”一样在耳旁叮嘱:“这所学校管得很松,要靠自己自觉啊。”

可是,暑假养成的散慢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如何能在短时间里让自己回到原点?高中生活中的晚睡早起,逐渐变成了我最大的折磨……

正如师长们所告诫的,高中阶段的超负荷学习是对一个人意志的最大考验。接踵而至的各科作业如同密集的“炮火”,不断地消耗着我的脑细胞,一天又一天。

晚自习,稍稍有些疲惫了,便一个人静静地趴在桌上,四周鸦雀无声。只有手表的“嘀嗒”之声,久久地在耳旁回响,无数次感觉自己像一个孤独的侠客,独自吹奏着只有自己能听得懂的孤寂的魔曲,循环,循环……这声音又似乎理解了我的疲惫,为我的呼吸伴奏。舒缓,舒缓……如此,也让我获得短暂的满足。

仓促使生活逐渐没有了规律,每天早晨随意掀开的被褥,洗漱台前胡乱摆放的牙刷牙膏,餐桌上来不及整理的碗筷……由仓促和简单构成主色调的生活,如永不停息的单曲循环,似开水,无色无味;如白纸,平淡无奇。

晚自习的下课铃声依旧如期而至,收拾好了带回家的书籍,拖着疲惫的身躯,像往常一样步行回家。夜晚依旧那么冷清,黑夜像硕大的布袍,笼罩了整片天空。气温在夜晚也随之下降,时不时地一阵凉风,吹动了周边的树叶,吹寒了我近乎绝望的心。家人都很忙碌,一个人的路程总是很漫长。

路灯放出的灯光,微弱暗黄,只能照亮脚下的路。与那来来往往接送的灯光相比,却已然觉得它尽力地温暖着我的心……独自一人走,也就不必抬头。我能看到的,只有那地上渐长渐短的黑影。

走着走着,耳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向着前方声音的源处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一份惊喜,一份感动。奶奶站在远处微弱的灯光下,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健步走上前去,来到奶奶身旁,尽量压抑着自己那颗惊喜的心:

“你怎么从泰州回来了?”我低声地问道,“太姥姥不需要人照顾了吗?”

“就突然想回来看看你,明天早上再去。”奶奶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地想要帮我提书包。

我忙推开了她的手,并不是不愿意,只是我知道,她已不似多年前那样,眼角的皱纹很明显地出现在她慈祥的面容上,无情的岁月也早已将她的青丝染成白发。现在的她显然已承受不了书包的重量了。

奶奶在路灯下等待的画面,成了我眼中最美的风景。我的眼睛渐渐变得湿润,视线也开始模糊……

回家的路也并不似往日那么漫长,奶奶虽然一路都在轻声谈论着我中考的失利,但脸上依旧挂着那不变的的笑容。

我看了看奶奶,她在我的身旁看上去那么矮小,晚风吹动着她两鬓的白发,曾经矫健的步伐也注入了蹒跚的印记……

到了家门口,打开门,灯依旧亮在家里。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定睛一看,桌上凉着一碗我最爱的香菇瘦肉粥,含蓄多时的眼泪最终没有坚持住,悄悄地顺着脸颊滑落。

我手上捧着粥吃着,奶奶拿了小凳子,坐在我身后为我洗着换下来的衣服。只见奶奶的手浸在白色的泡沫中,激起的泡沫仿佛层层涟漪,一阵一阵地激荡着我的内心。

“洗衣机就在卫生间啊,用手洗完全没必要了现在。”我责备着她,内心却在作痛。“手洗肯定比洗衣机洗得干净啊,我也难得帮你洗一次衣服。”我没有理由再去反驳她,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去指责她了。这或许是在这冷酷的世间最令我值得眷恋的温情……

心酸酸的,不忍心直视她。我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眼泪滑落着,今天的粥便多了份咸味。

街道,依旧是那么喧嚣,马路上面车来车往,似乎永不停歇。没有人告诉我,他们从何处出发,又驶向何方……

窗外万家灯火,却不及我背后的些许微光。微光里,我看清了前方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