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写人作文:一代才女李清照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是李清照的代表作之一《点绛唇》,只是短短几句,一个娇羞活泼的少女形象就跃然纸上。

李清照的闺阁词也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股青春的气息而自成一派、流传千古。熟悉李清照的人都知道,她的作品分为前后两期。前期作品风格清丽活泼,以闺阁词为主。后期作品风格凄凉冷清,主要是感怀伤时之作。李清照的词独具一家风貌,被后人称为“易安体”。王士镇《花草蒙拾》云:“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沈谦《填词杂说》将李清照与李后主并提说:“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从这些诗词大家的评论中可以看出,李清照在这一方面应该说是卓有成就了。作为一个女词人,李清照不仅有许多的感怀愁苦之作,更有许多的闺阁婉约之作。像开始的那首《点绛唇》就是她的闺阁作品之一。

她的这些作品特点主要有:一是情意真挚。真情是文学作品的灵魂所在,没有真情就算有再多华丽的辞藻修饰,仍然不能算是好的作品。在李清照之前写闺阁婉约词的多是男词人,写的也大多是艳情幽怀。而李清照是以一个女子的角度去写自己所经历的爱情悲欢,写自己所感受的深闺情怀,自然是独树一帜,也因此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她写的恋情词像《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萧》、《减字木兰花》等等,都是满篇痴情,真挚率性,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女性的婉转细腻的灵性,这是男性词作家所无法比拟的。二是语言自然率真。李清照在她的闺阁词中的遣词造语,自成一体,创造了以自然率真为主要特色的文学语言。所谓“以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彭孙通《金粟词话》)。如《浣溪纱》中的“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仿佛毫不经意,脱口而出,但是细细体味却另有一番精致的滋味。这样的口语化、家常化不是将词平淡化,而是从平常中寻求不同,匠心独具,意蕴绵长。所以落笔雅隽,语工意新。如“雪清玉瘦”、“浓烟暗雨”、“被翻红浪”、“柳眼梅腮”、“红稀香少”、“云阶月地”等等,平易清新,精妙传神,正是“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三是擅长白描。李清照善于用白描手法刻画人物意境,她的白描不是富艳典重,也不是细密工巧,而是以境界动人心,以常言述奇情。

如《醉花阴》中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是以常言道出离情凝重。传说李清照将这首词寄与丈夫赵明诚后,赵明诚看后闭门三天,填了五十首叙别离情意的词,混在一起给朋友陆德夫看,他看了许久,对赵明诚说“唯‘莫道不销魂’三句最工”。而她在《减字木兰花》当中写到的“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活脱脱的道出了一个初出闺阁的少女好强和对情人的猜疑。李清照的词作以柔美见胜。清思细腻执著,意象轻灵疏淡,意境密丽婉曲,风致委婉清雅,构成了她的闺阁词所特有的阴柔美。李清照以女性本位,运用精于抒情的词体,表现少女之天真、少妇之缠绵。她的词作带有独特的柔婉美,具有不可替代的审美价值。

李清照可以说是词作者中的“柔婉之宗”,她的闺阁词独步天下,在艺术风格上阴柔美至于极致,而阳刚气一脉贯通。在这么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们还能从她留下的字字句句中依稀看到当年那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隐约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