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兮(肆)

十九

我知道我冲出大殿的一刻一定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只见门外的四人都停下了一切动作、一切声响,痴痴地看着我,不知所想。

几刻前,大概是长孙氏的寝殿太过幽静了罢,我在长孙氏的宫殿内,将殿外的声响听得是一清二楚,但不知外面的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没压低声音,于是声音就直直地传入了我的耳朵。外面的人也许忙于相认、忙于调情吧,便一点儿也没心听室内的言语,肆无忌惮地只顾自己的攀谈……“参见王爷。”是柳云瑛的声音。

“五弟……”是李承难掩悲伤的打招呼。

“参见太子殿下、见过云瑛姐姐。”这声音,我倒认不出来,但是音线极的细且悦耳动听,想必应该是个日日唱曲的妙女子。

“五弟旁边的这是……?”李承声线了有些不悦,大概是不满生人在自己母后病危时瞎攀关系看望吧。

“这是小环……”李佑的声音,我的心莫名纠了一下,这两人很是熟悉,李佑跟她关系匪浅,就连闺名都唤上了。

“那……参见王妃了……”柳云瑛识实务道。

她……杨小环!准淮南王妃!原来他们俩早就认识,应该也是郎有情妾有意吧……那我是谁?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李佑对我许下的就算是真,即使我会嫁给他,但我究竟也不是那淮南王妃,可能是侧妃,或者连侧妃也算不上,要在王府里一面勾心斗角,一面忍痛看莺莺燕燕攀上李佑的肩,那得多么多么凄凉啊……我忽然好难过……

“瞎说什么……这事还不一定呢……”杨小环啧怪,声音越说越小,我分明感觉到了女子声线中的娇羞,好似看见了她微微低下头的媚态。

“这倒是真……八字还未一撇呢……”李佑不但不避嫌,语气中还充满了调侃。

“这……这反倒是早晚的事,我先恭喜王爷了……”柳云瑛倒是顺利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但是她说的也确确实实是实话,李佑他二人有婚约在先,淮南王妃也是非杨小环莫属了……泪?我的泪又流了下来,幸亏眼角原本就湿润,长孙氏才没察觉到什么。她只顾说自己的,毫不在意外面的动静。

“王柳萱在里面?”李佑问。王柳萱……呵呵……好生疏的名字……

“是的,皇后先召见的郡主……”

“哎……长孙皇后也不知道怎么的了……那么康健的……怎么就……怎么就病危了呢?……唔……”杨小环有了抽噎的声音,姑娘你脸变得可真快啊……

“唉……”李承一声重叹,好像走到了远处,独自哀伤。

“先……先别哭了……”是李佑的声音,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心疼,“没事没事,皇后又不是……”声音渐渐消了下去,我听不清了,只觉心痛、气恼,殿外的声音朦朦胧胧,正巧长孙氏在说我的身世,我就只觉耳边嘈杂一片,乱了神……我真是疯了……

“不如跟了他……李承……”长孙氏说到了婚嫁。

跟李承在一起?至少我有个光辉的地位,我在他心里也会是独一无二,仅此一人……可是……可是我不甘啊……为什么李佑……李承?李佑……李承?我迷茫,只觉难受……两人的形象在我眼前渐渐重影,分离,重合,又分离……我头昏脑胀……无力辨别……

长孙氏说到我的父母,那么轻而易举,那么轻佻嘲讽!我愤怒,此时心痛已全然不觉,我冲她喊出了那一声,破坏了礼仪,破坏了贤良淑德,破坏了大家闺秀的风范,但是我……我也终于得以释放……“长孙氏,你真狠毒!”

紧接着我就狼狈地冲了出殿门。

再紧接着,就是眼前吃惊的四人……

李承立在前阶,大惊,茫然地回头看着我,眼神清澈无辜,像是我打扰到了他一个人高尚的清净……

柳云瑛轻靠在朱门雕栏上,怔了一下,木然地看着我……

至于那双佳人,正站在一株古玉兰下,杨小环垂眉妩媚,梨花带雨的……李佑则半揽着杨小环,柔声安慰着,在她耳边悄悄说着些什么……杨小环竟忽然破涕为笑了,“咯咯”地出了声,那媚态像极了一朵半含半露的娇嫩牡丹,还带着那清晨的微凉,含苞待放……

原来他对谁都可以此般温柔……

只见那两人,又心照不宣地抬了头,同样惊愕地看着眼前疯狂的我。

我也愣住了,忽然就被这么几双无辜的眼睛看得大脑一片空白……

“柳萱?柳萱?你怎么了?”李承关切地走上来,轻摇着我的双肩。

李承指尖的力度就这么将我缓缓摇醒,使我想到了刚才的无礼和丑陋,一下一下无比清晰……

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啊!我只知道自己的痛苦,却忘记了礼法和规矩,闹出了大笑话,大不敬!我当真像极了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知道道歉,不觉泪又流了满脸,“我……我我……有点……不正常……了……我不知道……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会道歉,因为事情的大小早已远远地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我真是疯了……

“你们快去看看皇后……”我有些后悔……

“快去!”李承威严。

“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像……疯了……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我一开始也是这样……难以接受……我也知道了……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有我陪着你……现在……到……以后……好不好……”我已看不清李承的表情,一点点模糊,面前的人,一会儿是李承,一会儿又是李佑,他们的影子分离又重合,重合再分离……我辨认不清,我好累好累……我又伸出手,想抓住些什么来辨认清他们俩,我想牢牢抓住李佑鬓间细长的麻花辫,可是却怎么也摸不到……双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就无力地垂下了……我很迷茫,心里空空的……但是耳边却有一些清脆的声音,听着他、他们抑或她们的和善声音,我一点点失去只觉,一点点心凉,耳边嘈杂一片,我却什么也听不清了,只有那些声音,只是那些声音,一点点,一下下,一分分,一秒秒,逐渐刻入我心……

我逐渐地失去了知觉,直挺挺地倒下,尘事太多,太杂,我不愿再面对,就这样逝去、睡去,多好……我好似看见了生母,母妃,把我带走,好不好?

二十

许多声音交织在一起,在冥冥中缓缓向我诉说……或真或假,或真真切切或虚幻飘渺。

“殿下,我们就叫她柳萱吧。”

“柳条依依,萱草芬芳……好名字!”

“愿她一世安宁,能有个柔美祥和的一生……”

……

“柳条依依,萱草芬芳,你叫柳萱……”

……

“柳萱你待在这别动……嘘,安静……安静……娘去去就来……柳萱乖,柳萱,乖……别再哭了……以后都别再哭了……娘不在了后你该更好的活啊……安安静静的啊……”

……

“弟弟,快点杀了我吧,这样整个天下就都是你的了……我再无怨言……但只求你,我唯一只求你……只求……只一件事……求你……求你放过柳萱……”

……

“以后她跟你姓,叫王柳萱,不再姓李,更不要让她再接触姓李的人,你带她离开,越远越好,隐瞒身世,你们父女俩……朕不召见,你们便不得踏入长安……朕自会赐你银两,让你荣华一生……但前提是这个孩子能过得幸福……”

……

“从今起,我就是你的父亲,以后有我的一份吃穿,也必有你的一份……”

……

“但凡有我女王柳萱活着的一天,我王元宝,就待她好,既不娶妻,更不纳妾!”

……

“这是唐管家……”

“咦?这不是上次奇怪的人吗?”

……

“柳萱这个月去学舞蹈,学满一年,然后习武,再去幼教堂和私塾……诶!柳萱你别跑啊!”

……

“你为何不好好习武?!不认真听讲?!先生今日又告诉我你再不认真学就将你从武馆里剔除!这都是怎么回事?!你……你你你……”

“爸爸好烦!呼……终于唠叨完了……”

……

“柳萱……皇上召我们呢……我们去吧……去长安……回到你……回到……哎……那里有皇上……很富足……那里还……”

“爸爸真唠叨!终于废话完了……”

……

“敢吃本姑娘豆腐,活腻了吧?!”

“姑奶奶饶命……”

……

“我叫李四,是这里的……呃……侍卫。”

“我叫王柳萱,我没乱跑,我是有牌子的,给你看!”

“哦……侯爷家的……王元宝是令尊吧……我带你走走……”

“好啊好啊……小哥哥你可是我第一个在长安认识的人呢……”

……

“哟~小娘子长得不错,随爷回去,爷会给你……最好的……咦?人呢?”

“呼~遇见酒鬼了……可是内个酒鬼长得……真好看……”

……

“小娘子!”

“李佑早啊!”

“走喝酒去……”

……

“小姐……令尊薨了……小姐快回去看看吧……”

“多、多谢告知……”

……

“小娘子一个人在这儿啊……在这干……”

“小娘子怎么哭了?!”

“可是有人欺凌了你?!”

“小娘子你先别哭啊……”

“你这样子让爷……”

“是……谁干的?!!!大胆!!!爷定不会放过他!!!小娘子你老实跟爷说!!!”

……

“要不你随爷吧……”

“五爷住手!”

“小小侍卫,坏爷好事,算了,喝酒去了……”

……

“小娘子可否嫁于李四……哎就是太子……”

……

“都是我不好,不该跑那么快……先背你去神医那……”

“跟你在一起……很开心……”

……

“小娘子,送爷走吧……”

“好。”

……

“小娘子,陪爷走走吧……”

“好。”

……

“小娘子,随爷吧……”

“好。”

……

“小娘子等爷……”

“好。”

……

“我们一起去说说我们的事……娘子你说是吧?”

……

“你喜不喜欢我五弟?”

……

“你是前朝遗孤!你姓李!”

“我杀了你母妃!杀了你父皇!夺走了你的一切!让你自卑地活着!你那么低微!活该!你姓李!你早该死!”

……

“小娘子……别等我了……”

……

什么?!

我惊醒。李佑!李佑!李佑!为什么……

睁眼望向四周,漆黑宽敞,并没有李佑对我说什么“别等我了……”

噩梦一场……这就是我的前半生吧……那么李佑……也会远离吗……

越来越不确定了,我躺在一片漆黑中,没有侍女来留灯,我倒也懒得叫她们,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紧紧盯着上方依稀可见的床帐,却越来越清醒。

我真傻……痴心一片……总觉得李佑就是我的幸福……我就情愿为他献出一生,倾尽所有……

可是李佑他也会如此待我吗?他也愿把所有都献给我吗?……我没有答案了……我从来没有等到过他……

他是仇人的儿子,也是堂哥,是不是该是时候放手了?可是……就这样……放手了吗?

朝阳四射,我就这样睁眼到天明……

“君主醒了?”陌生的声音,陌生的面孔。我这才发现这床帐也是陌生的,屋内的内饰也是陌生的,周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你是谁?”

“奴婢没有名字,是太子派奴婢来照顾郡主的。”

“这里是哪里?”

“太子的后府。”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郡主前几天在宫中昏过去了,太子殿下就将您送到了这里。由奴婢照顾。”

“几天?我睡了多久?”

“算起来也有三天了。”

“三天?!太子呢?我要见他。”

“太子殿下恐怕现在正在守丧。”

“守丧?!谁的丧?!难不成……”

“长孙皇后。”

“她……她……薨了?”

“驾崩……郡主不必担心,此事与郡主无关,郡主请放宽心。”

“什么?!”听她这意思……好像知道了我那日的莽撞……那么……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大闹了皇后寝宫?!此事关系重大……

“郡主放心!奴婢斗胆……奴婢明白郡主在想些什么。太子、淮南王封锁了消息,皇后宫中口头也一向紧……外界不会知道,就连宫中也没几个人知道此事的……况且皇后也没计较,人命在天,天注定,岁数尽了,就是尽了……这不是郡主能改变的、能干扰的……所以郡主真的要放宽心,太子等过几日守完丧也会亲自来看望郡主……”

“嗯……”我的确放心了不少,这个宫女倒是聪慧的很,估计是太子贴身的人,十分可靠。知道是李承的人,我却莫名心安了……

可是……淮南王的事她也知道吗……我和李佑……李佑,你还好吗?我为什么会在太子后宫,而不是淮南王府……如果这里是淮南王府,该多好……

“我要回去,太子的心意我领了……”说罢,我便翻身,要迈出帷帐。

“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郡主请留步!太子让奴婢一定留住郡主您呐!您要是走了,那太子会怎样对待奴婢啊……郡主!奴婢求求您,在这里待着吧……您要是走了,奴婢的小命就可能没了啊……”“太子那么心狠手辣啊……”我暗讽,我了解李承,他虽然严肃了点,清冷了点,可是眉宇间却真的透露着稚嫩和温润。我不相信,区区几年的时光,会把那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少年,变成一个威震九州的暴君?!

“不是不是……太子很好……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我真的不能留在这,即使太子很好……我要去找李佑,待在这里真的不好……

“只是……郡主……求求郡主了……再待几天吧……求求郡主了……等太子来了……郡主再走吧……太子请我一定留住郡主啊……况且郡主想去守丧吗?郡主这么憔悴……太子告诉奴婢,您不喜白色,守丧是要穿白服的……您走了,奴婢就要派去守丧了……奴婢不想守丧啊,那么无聊繁琐……”最后一句话被说得极其小声。

“噗!”我笑出了声,“你这么说是会被杀头的……”这个侍女真的挺可爱的,我也的确讨厌守丧的繁琐无聊苦闷沉寂……

“啊?!不会吧,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我不会说出去的,其实我也不想……”其实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作陪也真的挺好,单单纯纯,美好可爱……况且我不想为仇人守丧……久闻太子后府美如画,更是奢华至极,在这里待着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只是……李佑……我的思念满上心底……李佑……对不起了……不过几天不见,应该也没关系吧……

“没有没有,你真的挺好……我不走了。”

“好!太好了!那……奴婢为您梳妆吧。”

“好。”我掀开床帐。

眼前是一个妙龄少女,带着刚刚对话时羞愧的红晕,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着实是个妙龄佳人。只可惜,她自小入宫,家境贫寒,做了奴婢,不然进了后宫做了娘娘都毫不逊色。刚刚就在没启床帐之前,我只闻其声,而现在她就站在我面前毕恭毕敬,我倒有些自惭形秽了,这等美貌,这等气质,将来等李承娶了正妃,她定会是个娇美的侧妃,至少是个侧妃,说不定还是个受宠的妃子,连庶子也会转嫡……那么李承的正妃得是何等的貌美才可以镇压得住啊……长孙氏给我的皇后之论更是天方夜谭,李承的女人必定是才貌双全,清新的俏佳人,我如何比拟?又如何配得上呢?看看眼前人就知道了,此等的天仙佳人,在李承身边却只是个贴身侍女……

哎……我默默深叹一口。自叹不如。

“郡主……奴婢来为您梳装吧……”她作揖,恭敬。

“别奴婢、奴婢的称呼自己了,你叫什么?”

“奴婢……没有名字……”她垂眉。我好像说到了她的痛心之处。

“没有名字?我可以为你取一个吗?”怜香惜玉的情怀是谁都有的,佳人又怎能没有佳名?

“好好好!太好了……不是……奴婢……多谢郡主了……可是……奴婢……值得吗?”她难掩欣喜,双眼有神地望着我。

“怎么不值得?!献丑了……我来想想……”她此等美貌,却只是个奴婢,我替她不甘……

“不会……久闻郡主才气过人,谈吐不凡,能得到郡主的赐名,是奴婢的荣幸、福分。”

她期待地看着我,眼睛亮亮的。黑如秋夜,亮如春水。她的眉目极为标志。

“客气了……有了!你可喜欢吃杨梅?”

“是!奴婢在家乡时常吃的……奴婢家乡盛产杨梅。”

“巧、巧、巧!那你就叫杨梅好了……”

“杨梅?!好啊、好啊!杨梅酸甜可口,梅花气度过人。谢谢郡主……谢谢郡主!”她激动地下跪叩首。

一日为奴,终生为奴,她受此毒害可不浅……她要是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也许就会更理直气壮一点了吧……多想我的当初啊,我要是理直气壮一点,该有多好……真是惹人怜……

“以后,不要再称自己为奴婢了……你不比别人姿色差……”

杨梅杨梅,愿你有朝一日能扬眉吐气,飞黄腾达!

也愿我自己,以后也能更幸福一点……

一年级: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