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续写改写作文:龟兔赛跑续写

“上次的森林运动会啊,是为了兔子和我的赛跑而准备,那场面,可壮观了!”乌龟的声音充满了沧桑,却掩盖不了眼中的向往,“可惜啊,我老了,兔子也老了,当时赛跑的胜利只是我的侥幸,毕竟乌龟家族天生就是慢吞吞的。”“爷爷,你可是我们族的骄傲诶,别这么谦虚,这次的森林运动会,兔子爷爷也参加了,你可一定要去啊。”乌龟身边还有一只小小的乌龟,他突然出声打断了老乌龟的回忆,这只小乌龟是乌龟的孙子。“不了,爷爷老了,比不过的。”老乌龟慢慢的爬到窗口,看着天上的云,似乎在回忆曾经的辉煌时光,“爷爷,小小兔说了,兔子爷爷自从输给了你,这就成了它的心结,这次参加森林运动会就是为了和你再比一次。”小小兔是兔子的孙子,现在的时间已经离上次龟兔赛跑的时间隔了很久了,久到兔子和乌龟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这个老顽固,我这次去比赛不是毫无悬念吗?”乌龟的声音充满了无奈,“爷爷,去吧,兔子爷爷的生命比我们乌龟家族少太多了,它的年纪已经到了半只腿跨进棺材的兔子了,你和兔子爷爷的比赛成了它的心病了,再过几年就到了兔子寿命的期限了,它就这么带着遗憾死去,多可怜啊。”小乌龟苦口婆心的劝导,乌龟呆了一会,它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生命比兔子多的多。“好吧,我就了结了这只顽固兔子的心愿。”

又是一次的森林运动会,但许多东西已经物是人非,当年见证过他们比赛的动物全都老去了,更多的反而是一些新面孔,一堆动物四嘴八舌的讨论着这次的运动会,谈到以前的龟兔赛跑都是一脸的感叹,“我觉得这次的比赛肯定又是乌龟赢,嘿,当年的比赛啊,冠军就是它,你们当时都还没出生呢。”猴子沧桑的声音里充满了炫耀,“我不信,猴子爷爷,你们肯定是看错了。”一只岁数不大的小猴子反驳道,“哟,你这小崽子,你爷爷我当年可是裁判,你知道个什么。”“那,那这次也说不准的,也许兔子爷爷就赢了呢!”小猴子有些难堪道,“就是就是,猴子爷爷,这可说不准。”一只小鸟附和着,接着就是一阵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这边兔子爷爷安静的坐在石头上,它在等自己的老对手,当时年少轻狂,想不到被一只乌龟赢了,现在暮年古稀,再过几年也就没了,还不如趁着这几年的生命来了结年少的心愿,“没想到啊,你这么倔强,老朋友,好久不见。”乌龟的声音传到兔子的耳中,充满了感慨,“是啊,我就是这么倔,当时太轻敌了,不然也不会输给你呢。”兔子说着跑到乌龟身边,“这次我肯定不会赢了你,何苦还要一大把年纪的参加什么森林运动会啊。”乌龟看着兔子,当年那只被称为森林赛跑第一快的动物已经老了,曾经的它嚣张的向自己发出挑战,却在半路睡着了,才输了那场比赛,没想到啊,明明岁数和自己一样,却会在几年后死去,而乌龟那几千年的岁命却是它的几十倍,乌龟感觉有些伤感,“就是一大把岁数了我才要折腾,我啊,也快了。”兔子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些难过,“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们赶紧比完,早点回去吧。”乌龟说着,爬到了赛道上,兔子也准备就绪,“猴子,这次比赛你依旧当我们的裁判,嘿,快来,别再那吵了。”兔子对猴子大喊,声音充满了沙哑,“来喽,来喽,我们这次啊,就跑到小溪边那棵树旁算终点,还要再回来和我说一声哈。”猴子蹦跳的爬到树上,大喊到“预备,开始。”兔子一触激发,蹦蹦跳跳的冲向小溪,乌龟则是慢慢的爬着,每一步都在努力,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边的太阳慢慢下坠,夕阳染红了长长的小溪,乌龟终于爬到了小溪边,看到的却是那只不服输动物兔子,“老家伙,我想了一下,我们这次一起当第一吧。”兔子说着,也和乌龟慢慢的爬到了树边,这次动物森林运动会龟兔赛跑有两个冠军,“我想不明白,你不挺想要这个冠军的吗?”乌龟问道,夕阳下,兔子和乌龟的影子拉的很长,“并没有吧,我就是想回忆一下当年的比赛,等我死了,我会想起自己的一生,就会觉得知道自己是只特别的兔子,我呀,也就趁活着的时候闹一下,等死了,哪还有我什么事。”兔子说着,看向夕阳。猴子裁判在起点看着太阳落下,那些小青年等不住了,全都回家了,就剩下些老动物了,猴子的心情被这落幕弄得有些伤感,自己动物寿命也快到了,时间过的可真够快……

多年后,在兔子的葬礼上,乌龟对兔子的孙子小小兔说道:“你的爷爷是只特别的兔子,它是我永远的对手。